歡迎來到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
03
09
[新京報]聚焦兩會|馬亮:三孩如何養?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了4個關鍵點
來源:

3月5日,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開幕。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作政府工作報告。報告指出:“完善三孩生育政策配套措施,將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費用納入個人所得稅專項附加扣除,發展普惠托育服務,減輕家庭養育負擔?!?/p>

那么,目前我國生育政策落實情況如何?應采取怎樣的措施來充分釋放家庭的生育意愿,構建生育友好型社會?

就此,近日,新京報新京智庫邀請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、公共管理學院教授馬亮與中國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員李月,舉行了主題為“構建生育友好型社會,讓想生者敢生” 的研討會。

對生育政策的重視程度在提高

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、公共管理學院教授馬亮指出,關于生育政策的內容,從去年政府工作報告的半句話,發展到今年的一句話,反映出政府的重視程度在加強。去年《人口與計劃生育法》的修訂,明確了有關方面的頂層設計,相信今后各部門會更緊密地配合起來,持續推動這一工作。

中國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員李月分析,今年政府工作報告的相關內容可以分四個點來解讀:

第一是“完善三孩生育政策配套措施”。這句話是對于去年出臺的《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優化生育政策促進人口長期均衡發展的決定》作出的積極回應。該決定對配套實施積極生育支持措施有了比較詳細的闡述,比如說發展普惠托育體系、保障女性就業合法權益等支持措施。所以,這一句話雖然簡單,其實對很多相關措施的推行給出了政策指引。

第二是“將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費用納入個人所得稅專項附加扣除”。該政策對收入的影響視個人情況而定,它展示了國家對于生育問題的高度重視,釋放了積極的信號。

第三是“發展普惠托育服務”。研究顯示,普惠托育服務能幫助女性平衡工作和家庭,緩解父母帶孩子的負擔,有助于提升家庭生育意愿。相信“十四五”期間普惠托育服務將會得到大力發展。

最后是“減輕家庭負擔”。要達到這一目標,就需要更多政策綜合發力,比如教育、住房政策、生育保險制度改革等。

生育支持政策落地要避免“政策空轉”

三孩政策實施以來,很多地方已經出臺了相關生育支持措施,其效果如何?

李月表示,當前各地已就生育休假政策做出調整,即延長產假,增加陪產假,新增育兒假。目前大部分省份是產假達到158天以上,陪產假延長到15天,0到3歲幼兒的父母每年有10天左右的育兒假,以幫助父母更好地平衡工作和家庭。此外,各省也對發展普惠托育服務等方面做出了規定。

李月指出,在政策落實過程中,也出現了一些問題,需要進一步解決和完善。例如,目前大部分省份規定該費用完全由用人單位支付,這有可能會加重企業的負擔,進而引起對女性的就業歧視。希望后續能引入生育保險等社會保障制度來分擔這一成本。此外,用人單位提供托育服務的落實,需要衛生、國土、消防各個部門共同配合,在實際推行的過程中還面臨較大的制度阻力。如何減少政策推行的障礙,也是當前落實相關政策面臨的問題。

馬亮指出,我國去年7月剛出臺《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優化生育政策促進人口長期均衡發展的決定》,目前評估三孩政策的效果還為時過早,可能需要再觀察幾年才能做出準確地評估。在此期間,政府應該加快步伐,通過政績考核、簡政放權、加強事中事后監管等措施,大力推進配套政策的落實,避免“政策空轉”,各個部門應相互協調形成合力,把生育意愿轉化成生育的行動。

此外,兩位專家共同強調,應該大力推動托育機構從業人員專業化程度,出臺相關的職業認證和考核體系,重視專業人員隊伍建設,增強民眾對于托育機構的信任,減輕家庭養育的負擔。

生育支持政策需要社會政策配套

生育問題不可能僅靠生育支持政策來解決,“在這個階段,真正決定生育意愿的其實是其他的社會配套政策實施的力度”,李月說。經濟負擔是最影響生育意愿的因素之一,其中教育和住房開支占了很大比例,這就有賴于雙減政策、多孩家庭住房保障等措施能落地見效,緩解群眾的經濟負擔。

李月補充道,制定相關政策時也要考慮到未婚群體?!八麄兤鋵嵤请[性的生育焦慮群體”,他們同樣面對住房、工作等各方面的壓力,有關方面可向他們提供經濟、職業發展等方面的支持,幫助他們更順利地步入婚姻。

關于社會公共服務的政策制定,馬亮指出,我國在“十三五”時期提出的“基本公共服務”是一個范圍相對較小的概念,到了“十四五”時期則提出了“公共服務規劃”,也就是說,政府將公共服務的范圍擴大了,不僅包括“基本公共服務”,還包括更多的普惠型和生活類的非基本公共服務,而與生育問題相關的社會配套政策就屬于普惠型的公共服務。對政府而言,要補上這個短板,一方面需要時間,另一方面也需要鼓勵相關企業主動參與進來。

最新人口比例數據解讀

據近期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,2021年男性人口下降46萬人,女性人口增加了94萬人,2021年中國男性人口40年來首次出現減少。

李月指出,男性數量下降,女性數量上升,這意味著從人口總量的角度看我國男女比例有所改善。但從內部結構看,由于60歲以下人口的死亡率水平非常低,適婚年齡段(15歲到49歲)人口的男女結構性失衡其實并無太大改變。

根據相關數據,我國10歲到30歲年齡段男女性別比在110以上,男性占比還是比較高的。

釋放女性生育意愿應從職場和家庭兩方面入手

李月表示,女性是生育的主體,也對家庭的生育決策具有重要影響。隨著女性教育程度和職場參與度的提高,如果相關的社會配套支持措施不到位,工作和家庭沖突將很大程度影響女性的生育意愿。

就這一問題,馬亮認為,政府的鼓勵引導和監管有待加強?!耙屇切┳窦o守法的、公平對待甚至優待女性的企業得到好處?!?strong>馬亮建議,企業應該充分落實性別平等政策,為女性生育提供有力支持。這樣的政策能夠更廣泛地吸引人才,促進性別平等社會文化的發展,最終形成大家都遵守的制度。

此外,李月指出,家庭領域的性別不平等,也是制約生育的一個因素。這主要體現在操持家務、照顧子女等等家務勞動的分擔上,女性實際上承擔了大部分家務勞動。

馬亮提出,我們可以通過自動洗碗機、掃地機器人等科技產品,以及社區菜品預制等社區配套服務,有效減少家務勞動量,減少家庭的家務負擔,進一步釋放女性的生育意愿。

原文鏈接:三孩如何養?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了4個關鍵點


關于我們|加入收藏|版權聲明
版權所有?2014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 累計訪問量:14210214 訪問量統計?
亚洲中文字幕av每天更新
<noframes id="thlzp">
<form id="thlzp"></form>

<noframes id="thlzp"><listing id="thlzp"><listing id="thlzp"></listing></listing>

<address id="thlzp"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thlzp"><listing id="thlzp"></listing></address>